【普法在行動】之十:《民事訴訟法》第三十四條結合案例分析
  時間:2019-10-12  點擊量:   
【字體:


《民事訴訟法》第三十四條  合同或者其他財產權益糾紛的當事人可以書面協議選擇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簽訂地、原告住所地、標的物所在地等與爭議有實際聯系的地點的人民法院管轄,但不得違反本法對級別管轄和專屬管轄的規定。協議管轄立法充分體現了對當事人意思自治、協議擇爭議管轄法院的尊重。

【案情】

2015年甲區的A公司與乙區的王某在甲區簽訂了一份買賣合同。合同約定:

“王某從A公司提取貨物,提貨后3日內付款,發生糾紛由C區法院管轄。”王某提貨后未能如約支付貨款,A公司作為原告按照合同的約定向C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分歧】

第一種意見認為,該案協議約定管轄無效,應由被告住所地乙區人民法院或合同履行地甲區人民法院管轄。其理由是:我國《民事訴訟法》第三十四條規定,“合同或者其他財產權益糾紛的當事人可以書面協議選擇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簽訂地、原告住所地、標的物所在地等與爭議有實際聯系的地點的人民法院管轄,但不得違法本法對級別管轄和專屬管轄的規定。”本案中,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簽訂地、原告住所地、標的物所在地均不在C區,本案糾紛與C區沒有實際聯系,故本案雙方當事人約定C區法院管轄無效。據此,本案應由被告住所地乙區或合同履行地甲區人民法院管轄。

第二種意見認為,該案應由雙方約定的C區人民法院管轄。其理由是: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第三十條第一款的規定,“根據管轄協議,起訴時能夠確定管轄法院的,從其約定;不能確定的,依照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確定管轄。”本案中,根據A公司與王某簽訂的合同,起訴時能確定C區人民法院管轄,應尊從當事人的約定。據此,該案應由雙方約定的C區人民法院管轄。

【評析】

 筆者認為本案應由被告住所地乙區或合同履行地甲區人民法院管轄。其理由是:我國《民事訴訟法》第三十四條規定的是當事人可以書面協議選擇管轄法院的問題。而《解釋》第三十條規定的是關于協議管轄的效力問題。民事訴訟法雖明確賦予當事人對于合同訴爭糾紛中法院管轄的選擇權,且充分尊重雙方當事人意愿。但筆者認為,首先協議管轄成立的形式要件為雙方當事人必須簽訂書面協議;其次必須是選擇實際聯系點確定的同時不得違反民事訴訟法規定的級別管轄和專屬管轄。協議管轄在充分尊重當事人的意愿,同時也規定了不能無限擴大當事人協議管轄的自由,在實際聯系點的基礎上,能夠確定管轄法院的,從其約定。綜上,本案買賣合同糾紛與C區法院沒有實際聯系,雙方當事人協議管轄的約定應屬無效,甲區A公司應向被告住所地乙區人民法院或合同履行地甲區人民法院起訴。

民事訴訟法允許當事人協議選擇管轄法院,只要被選擇的法院所在地與爭議有實際聯系即可,并以列舉的方式將被告住所地、合同最行地、合同簽訂地、原告住所地、標的物所在地規定為實際聯系地。簡單的講,從立法條文表述的文義看,似乎只要當事人選擇了“原告住所地”、“被告住所地”、“合同簽訂地”、“合同履行地”、“標的所在地”這五個地點之一,不論在個案中被選擇的地點是否真的與爭議存在實際聯系,即符合了“實際聯系地”的要求,當事人之間的管轄協議中即為有效。然而,僅從字面理解是有點片面的,對于復雜的現實生活,這只是先驗的假設,而非真實、普遍的真理。

尤其是在某些轉殊類型的合同中,上述五個地點不一定都與合同存在實際的聯系,如果不加區分的將上述五個地點,一概認定為實際聯系地,這只是一種理論上的假設。列舉的五個地點只體現了實際聯系的可能性,是否真的具有實際聯系,還需結合具體案情和訴由才能確定。立法將這五種可能性認定為天然地具各實際聯系,會礙立法目的的實現,出現立法目的與立法效果失衡的現象。所以,在審理具體案件時,法院不應簡單以當事人所選擇的法院管轄地符合立法所列舉的五個聯系地即認定為有效,而應結合其體的案情、訴由等因素綜合考量,同時應當在今后的司法解釋中對協議管轄中的實際聯系地要求作出切合實際的說明。

 

(中國鐵建中鐵十五局集團城建公司  馮潤博)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公式规律二十六杀肖公式